“白武士”出手“踩雷王”中江信托重生?

2019-10-08 12:53:26 广元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http://www.wxtsj.com/188/2013.php http://www.wxtsj.com/188/2013.php

  【金融315,我们帮你维权】近年来,银行卡盗刷、信用卡纠纷、暴力催债、保险理赔难等问题层出不穷,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黑猫投诉】

  来源:无冕财经 作者:杨一轩

  产品逾期总金额近80亿的中江信托,业绩不振,陷入尽调、风控能力堪忧的质疑,此时接盘的雪松控股,会不会出现“消化不良”?它能将中江信托拉出泥潭吗?

  信托业“踩雷王”中江信托,终于安全落地。

  4月22日,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松控股)受让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江信托)71.3005%股权完成工商登记。当日,这位刚一上任的大股东,就马不停蹄召开中江信托投资者恳谈会。

  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与200多位投资者进行了8小时恳谈,他在现场表示,启动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投资人即日起可在官网登记,由雪松保障所有信托计划利息的兑付。

  作为信托业曾经的“黑马”,中江信托在2018年频频爆出产品违约,目前最新逾期项目产品约35个,总规模约79亿元,累计涉及投资者约2400人。

  ▲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中)出席投资者恳谈会。  随着新任大股东雪松控股承担起逾期项目兑付问题,张劲表示“我个人将作为解决中江信托历史问题的第一负责人”,创立近38年的中江信托翻开新的一页。令人好奇的是,以“白武士”之姿出现的雪松控股,会带着中江信托走向何处?

  “踩雷王”往事

  在中江信托投资者恳谈会上,张劲承诺会在9个月内解决兑付问题。但对中江信托而言,形成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却用了很多年。

  在2016年的“辉煌”到来之前,中江信托一直低调、沉寂,即使身后站着“明天系”。

  公开资料显示,中江信托的前身为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早在1981年就已成立。在默默运营20多年后的2003年,该公司与江西省发展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赣州地区信托投资公司以重新登记的方式,成立江西国际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是江西当地唯一一家经营信托业务的地方金融机构。

  这也成为这家信托公司的一次新生。在经历2004年的数亿不良资产剥离后,第二年就扭亏为盈,并踏上稳步发展之路。该公司此后又经历两次更名,中江信托这个名字最终在2012年10月正式出现。

  在此之前的2010年,涉“明天系”的领锐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供销社投资管理中心以战略投资者身份进入,两者合北京市中药能治癫痫病吗计持股达到45%,江西省财政厅为第三大股东。

  仿佛再次经历一次重生的中江信托,除了以往擅长的政信项目外,也在民企、上市公司等商业项目方面大举扩张。2016年,中江信托一跃成为行业“黑马”。根据其年河南治疗癫痫权威医院报数据,2016年实现营收36.16亿元,净利润19.25亿元,同比均翻了约3倍,行业排名升至第6位,而其上一年排名还在30名之外。

  ▲中江信托近几年营收情况。  但大幅扩张背后潜藏的风险,很快为中江信托的前路蒙上阴影。

  2017年,中江信托多次被监管部门开出罚单,包括未依规向监管机构报告关联交易、短线交易国盛金控违规等。业绩也出现大幅滑坡,当年净利润仅为1.73亿元,相较2016年暴跌逾91%,行业排名更是下滑57位。

  到了2018年,中江信托更是麻烦不断,其信托产品频频爆雷,集中在民企、上市公司项目,包括包括金鹤204号(凯迪生态)、金鹤140号(亿阳集团)、金鹤400号(神雾节能)、金鹤189号(大连机床)、金鹤167号(斐讯科技)、金虎308(津劝业)等。

  2018年,信托、私募资管计划等都出现违约事件,主要是因为信用环境偏紧,很多企业无法继续融资维持资金链正常运作。但中江信托成为信托业的“踩雷王”,也有极大部分源于自身问题。

  曾引发外界关注的金鹤189号违约项目,事后被发现是大连机床虚构了对惠州比亚迪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还伪造了合同和公章。中江信托的风控显然出了问题。

  这固然有商业项目本身风险较大的原因,但在政信项目上,中江信托也未能幸免。

  今年3月,“中江国际·银象350号阿拉善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银象350号)出现应付利息逾期,后续到期的信托贷款本息存在违约风险。

  银象350号融资方是阿拉善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信托资金用于阿拉善盟磴乌穿沙公路建设工程。但该产品发行时间为2016年8月,而中江信托的财务尽职调查是截止到2014年10月。

  《中国经营报》曾援引信托经理的分析称,“如果尽调后超过6个月才正式发行产品的,信托公司应该更新融资方的内部财务情况,更新到发行期前最近的一个季度的财务数据。”因此,中江信托对前述项目的尽调报告,应披露到至少2016年6月。

  而媒体梳理发现,类似的尽调瑕疵,在中江信托的产品中远非个案。有分析人士认为,中江信托的政信类项目集中在中西部三线城市及以下区域,对地方政府的考核门槛低,偿债能力偏弱。在去年地方债违约增多的情况下,中江信托的一些项目也难逃厄运。

  “白武士”如何施招?

  如今,项目逾期总金额近80亿的中江信托,业绩节节败退,陷入尽调、风控能力堪忧的质疑,此时接盘的雪松控股,能将中江信托拉出泥潭吗?

  从上任第一天的表现看,雪松控股应该担得起“白武士”的称号。

  4月22日上午大股东工商注册变更一完成,张劲就出现在中江信托南昌总部,与到场的200多名投资者进行了长达8小时的恳谈,双方达成协议的关键在于,雪松控股对兑付问题的果断解决方式。

  ▲中江信癫痫的早期发病托投资者恳谈会现场。

  根据张劲给出的方案,雪松控股将在今年7月22日前,组织投资者进行信息登记,对于今年4月22日前出现逾期的产品,相关利息权转给雪松控股,由其支付本金兑付前的利息。

  同时,在完成登记及利息权转让的6个月内,也就是在2020年1月22日前,雪松控股将通过多种方式解决产品兑付危机,包括向雪松控股转让契合雪松控股自身产业发展的债权、向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债权、以及追索信托计划原债务人等。

  此次投资者登记时间跨度为3个月,项目处置需要6个月。“这是我们雪松控股的承诺,希望投资者给我们9个月的时间。”张劲对投资者表示。

  在当天的恳谈会现场,张劲还在解决方案上签字盖章。据《华夏时报》报道,投资者恳谈会气氛相对理性平和,“有投资者表示,未来还要买雪松的产品”。

  对雪松控股而言,徒手接下中江信托这个“雷王”,会担心消化不良吗?

  事实上,在68家信托公司局面维持多年的情况下,中江信托的这块信托牌照仍是资本市场的抢手货。张劲在今年初的内部讲话中,其将拿下中江信托控股权,称为“里程碑式的大事”。

  如今一牌在手,解决中江信托的兑付问题是重中之重。这也是身为大股东第一天,雪松控股就选择直面投资者、提出具体解决方案的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雪松控股是一家综合性产业集团,涵盖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新材料、旅游文化、智慧城市服务等板块,2017年营收达到2210亿元。解决兑付问题的资金实力固然不缺,但中江信托未来如何发展也令人关注。

  以产业立足的雪松控股,对于金融业务有更深远的图谋,张劲曾在内部讲话中提及,“要想成为真正的全球顶尖综合性产业集团,必须要有金融板块作为支撑,需要尽早有一块主流金融牌照。”

  对于如何用好这块牌照,在4月22日的媒体交流会上,张劲也做出了回答。

  大宗商品供应链是雪松控股最大的业务板块,张劲表示,供应链场景中涉及非常多的共生共存企业,但其中的企业,尤其是小企业由于缺乏抵押物和金融机构对其不能够精准识别,融资难问题突出。而中江信托正好利用雪松控股带来的新的应用场景和产业资源,进一步拓宽新的盈利空间,也借此走差异化竞争之路,“信托服务于供应链8000多家企业,业务足够做。”

  雪松控股在供应链上累积的优势,不仅能为中江信托开辟新的盈利通路,还让业务风险保持在可控范围,显然有助于改善外界对中江信托风控、尽调能力不够的负面印象。

  事实上,雪松控股对金融领域的风险管控也十分关注,“对于收购中江信托,监管层对我们进行了4个多月的穿透审查。收购需要符合条件,如果不符合,谁的资产也收不了。”张劲表示,监管层多次提醒,第一,坚持不自融;第二,保证投资者风险。

  无论从哪方面看,“白武士”雪松控股的到来,已经让中江信托再一次走上“重生”之路。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